新闻
上海快递员的一天:摆地摊,睡货车,到处找地方做核酸
陈姗姗、张健、 任玉明 、 黄泽胤 04-01 15:15

原标题:独家|上海快递员的一天:摆地摊,睡货车,到处找地方做核酸


“做快递这么多年,我自己也是第一次遇见。”

3月25日,干呈呈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朋友圈的图片上,是堆满了仓库的快递包裹。

他所指的“第一次”,是疫情对快递业务带来的影响,“即使在双11那时候,我都没有积压件,上周五由于我们网点所在街道的不少小区临时进入第三轮封闭,快递送不进去,积压件越来越多,这几天加班加点才陆续清完。”

身兼多职,包裹变生活必需品

干呈呈是中通快递上海九亭北部网点的负责人,自己送了七八年的快递后,去年5月,他买下了九亭北部的网点,加盟中通快递,成为网点老板,负责网点所在区域的所有小区最后一公里快递配送。

虽说是老板,但这一轮上海疫情以来,处于防疫安全考虑,干呈呈没敢再招临时工,于是很多事情都需要自己亲自做,包括卸货,消毒,分拣,送包裹,甚至是买菜,对接社区居委会。

每天早上6点,装满快递包裹的卡车就会准时到达干呈呈所管辖网点的园区,意味着员工要在6点前就需要到位。

干呈呈说,这一轮疫情暴发前,九亭北部网点一天大概处理的货量在12000票左右,疫情暴发后票量一度下降到一天4000多票,最近又恢复到七八千票,而且包裹也变为主要是水果蔬菜肉类生鲜等生活必需品。

“最近一段时间,我跟员工说的最多的就是,如果看到生鲜,蔬菜,水果等生活必需品或防疫物资的快递件,一定要想尽办法尽快送到居民手中,也许他们已经很多天没吃过一顿蔬菜了。”干呈呈说。

然而,即使货量有所减少,对于只有40多名正式员工的干呈呈来说,少了一半劳动力还是感觉捉襟见肘。跟员工们一起亲自参与卸货一个小时后,包裹便从卡车搬到了传送带上,开始进行分拣和消杀。

大概分拣一小时后,贴着不同标签的包裹们就可以出仓送往不同的小区了。这时候,干呈呈也干起了送快递的老本行,开着电瓶车把包裹运送到周边的小区门口,路上顺便再买个面包凑合一顿早餐。

打地铺,摆地摊,睡沙发,睡货车

按照邮政局的规定,每一件包裹都是需要送到收件人手中才能签收的,但在现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这样的要求变得异常困难——不仅是被封闭的小区不让快递进出,就是暂时开放的一些小区,也自行加码,不让快递员进小区,有的在小区外等人来取还会被警察赶走。

“以前没想过送快递会变得那么困难,一边是不能进小区,另一边很多小区居民又不愿意出来取快递,如果是整个街道被封控,包裹就面临越积越多的情况,一些网点就会跟总部申请停止该区域的收单和送货。”干呈呈告诉记者。

这其实也考验着快递公司的精细化管理以及网点的应变能力,也是不少区域的居民网上订购的货物不发货或者一直收不到的原因之一。不过到现在为止,干呈呈的网点还从来没有向总部提出过暂停收送件的申请。

干呈呈想到的办法,是安排自己的快递员进入管控严格的小区做志愿者,“这批人就住在小区里不出来,白天我把包裹送到小区门口给他们,再由他们进行消杀后送到各个楼栋的一楼门口。”干呈呈说,在3月初他被隔离在自己住的小区时,他就当过这样的志愿者,现在有四五个小区都是这样的模式,很多员工在小区里也就在居委会提供的房间打地铺,但白天快递流转可以更高效,生活必需品也可以更快到达居民手中。

也正是因为有3月初的被隔离在自己小区的经历,现在干呈呈也不敢再回自己家中住,而是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凑合了十几天,有时候累了一天就直接睡在货车里。

“我跟员工说,你们隔离是小事情,送不了快递是大事,所以你们最好都住公司,员工也都很配合。”干呈呈说,“现在公司到处都有人睡觉,办公室,会议室,沙发上,货车上,都是因为怕被隔离在自己家没法正常送货,我也很感谢他们。”

吃饭五分钟,一个月20次核酸

对于还没有送进员工当志愿者的小区,干呈呈们就选择在小区门口“摆地摊”,等待小区居民出来取件。“有些小区没有集中的快递堆放点,如果放在地上就走人,包裹很容易丢失或被错拿,只能派件人通过摆地摊的方式来解决。”

以“摆地摊”的方式结束上午的派送工作后,干呈呈会回到自己的园区网点,用五分钟的时间,站着吃完把中饭解决。

“我们这里有阿姨烧饭,快递员谁先回来就谁先吃,吃完继续干活去,所以饭桌基本上是个流水席,”干呈呈说,最近买菜也越来越难,附近的菜场被封了,还需要到更远的地方去买菜,来回就要一两小时。

同样需要花费不少时间的,还有每隔一天要做一次的核酸检测。按照中通快递的统一要求,快递员需要持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才能上岗,意味着所有人每隔一天都需要做一次核酸检测,此外,任何人进出网点都要检查核酸证明并测体温,仓库每天都要消毒两次,以保证每一件包裹都能安全有效迅速的送到居民手中。

“3月份我做了得有20次核酸,每天都要想着在哪里做核酸最方便快捷,如果送快递的小区可以做,就顺便去做上一个,哪怕是不到48小时也宁可多做一次,如果是附近没有做核酸的地方,就需要自己开车八九公里去附近医院或核酸检测点掏钱做,有时候排队就要排上一两个小时,”干呈呈说,虽然耗费时间,但必须对自己和客户负责,保证自身安全,才能保障快递顺畅流通,而总部对网点的扶持力度也很大,包括疫情补贴,免息贷款等,以保证快递小哥的安全,帮助网点度过难关。

下午一点半,第二轮卡车卸车又开始了,然后又是新一轮的分拣,出仓,派送,摆地摊。下午派件的同时还会去取件,然后打包后拉到总部。

晚上十点,园区里的分拣仓库往往都还是灯火通明,“这些天一直忙到12点都很正常,最忙的时候要到凌晨一两点,”干呈呈说,“这次疫情不管对公司还是个人来说都冲击很大,我常常鼓励员工,现在快递对居民的重要性越来越大,疫情出现我们的快递不能停,管控可以隔离但快递不能隔,相比更加辛苦的大白,我们也不能落后,每个人都可以发挥自己的光和热。我觉得这次的疫情就是暴风雨吧,暴风雨后就是彩虹,人生能有这种经历,以后吹牛逼都可以吹得响一点。“

凌晨12点已过,仓库里的包裹终于基本清掉了,干呈呈陆续关掉了仓库里的灯和分拣设备,把被子铺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再晚再累也要在6点前准时起床继续卸货,不然后面的所有流程都会被推迟。”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