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高位下泻!“铜博士”罕见暴跌,镍价跌超50%!有色金属牛市已结束?下半年如何演绎?
董依菲 06-26 07:38

2022年即将过半,国际市场大类资产价格却在年中频现崩盘式下跌行情,前有欧美金融市场惊现股债汇“三杀”,后有能源、黑色、有色等大宗商品接连“跳水”。其中,有色金属板块跌至年内新低水平,领跌的锡、镍已较年内高点腰斩,“铜博士”也罕见暴跌,引发系统性风险忧虑。

为何上半年一度强势的大宗商品急剧下跌?下半年有色金属行情如何演绎?各品种强弱该如何把握?记者采访多位业内研究人士,探究有色金属板块主线趋势与下半年走势展望。

牛市结束?周期趋势浩浩荡荡

多位业内资深专业人士表示,包括有色金属在内的大宗商品新一轮暴跌主要归因于宏观风险偏好回落与供需不及预期的共振,尤其是近期在大国博弈、地缘问题刺激以及海外通胀失控之下,欧美央行被迫激进加息引发了经济衰退担忧,市场风险偏好和流动性急剧收缩,股债汇及大宗商品等风险资产遭遇冲击,有色板块难以逆势而为,而下半年或面临更大的波动风险。 

国信期货研究咨询部主管顾冯达表示,2022年1—6月,有色整体呈现先涨后跌的倒V形走势,其中1—3月有色板块快速冲高,特别是2月底及3月份俄乌冲突爆发的前期出现集体大涨,因欧美对俄相关制裁不断升级,导致全球金融贸易物流体系遭受冲击,区域资源品面临断供威胁,以能源、金属、农产品为代表的大宗资源品价格全面飙升。

然而,进入二季度全球市场峰回路转,欧美经济在能源危机与通胀失控压力下陷入滞胀甚至衰退的威胁不断加大,全球金融资产在多重利空因素的共同推动下出现高位回落,大类资产价格波动进一步加大,包括有色金属在内的风险资产遭遇抛售。

中信建投期货工业品首席分析师江露表示,5—6月,有色金属等大宗工业品板块显著承压,表现偏弱,这与市场对全球经济下滑的担忧情绪不断升温和主要经济体制造业PMI数据全面回落有关。从市场表现看,美元指数相对坚挺,美债利率快速下滑,风险资产遭遇抛售,正是市场对大周期级别经济衰退进行交易的体现。

“近阶段外围悲观情绪还会继续发酵,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最新表态暗示其对控制通胀的优先级高于对经济衰退的规避,这无疑会加剧市场对货币政策过度紧缩、经济陷入衰退的恐慌和担忧,而欧美多国PMI数据回落似乎也在印证着海外经济衰退的预期。” 江露表示。

方正中期期货投资咨询部主管杨莉娜表示,有色金属相关品种与宏观经济走势密切相关,因此当前整体宏观面走向对有色金属形成较强的偏空带动。特别是在政策收紧与经济衰退成为当前市场波动的核心逻辑的情况下,预计大宗商品本轮牛市已经结束,风险类资产仍有较大的回落空间。

杨莉娜表示,过去两年欧美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在修复经济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通胀压力。行至当下,欧美各国陆续被迫开启加息,这意味着全球资金成本上升,并从需求端抑制通胀。受此影响,全球资产定价面临重估,风险资产将逐渐承压,股市及大宗商品均受到压力。

“从较长时间来看,全球面临能源转型,有色金属在长期会继续受益于清洁能源领域的需求增长,铜、铝、锌、镍、锡均将从中持续受益。同时,长期矿产投资不足的问题也在多个有色品种存在,且低库存情况持续,这将限制有色金属价格向下调整的空间。”杨莉娜表示,如果类比2008年后有色金属市场走势,本轮有色金属行情无论从调整的空间还是持续时间上,都可能是相对级别较小的调整。

“6月以来,国际金融市场定价已明显转向危机模式,海外市场正处于本世纪以来规模和强度最大的‘加息潮’中,市场对经济衰退的定价已明显体现在资本转移和风险偏好切换上。” 顾冯达表示,虽然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具有供需基本面支撑,但预计下半年海外货币政策和市场流动性加速收紧将成定局,经济滞胀乃至局部衰退的“灰犀牛”风险加大,各类风险资产在海外系统性风险下的压力不容小觑。

求同存异!各品种强弱有别

多位业内资深专业人士表示,海外滞胀忧虑甚至欧美局部经济衰退风险加大背景下,股市及大宗商品等主要风险资产偏向于承压下跌,就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市场而言,滞胀周期的前期阶段由于通胀上行明显,会拉动主要有色矿业资源品价格齐涨,但随着通胀对消费能力的侵蚀加大,需求主导型的商品将承压,有色金属板块各品种正面临相同宏观因素下的内外短周期错配与强弱分化。

国投安信期货研究院有色金属组组长兼首席研究员肖静表示,今年上半年有色金属板块的大起大落可以用杜牧名句“狂风落尽深红色、绿叶成阴子满枝”来概括,目前板块内价格较纪录位置回撤幅度最大的3个品种是镍(-56.36%)、锡(-49.54%)、铝(-29.6%),盘面上宣泄最快的是铜(-23%),而下半年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与国内经济复苏是两个关键的宏观指引,低库存下有色金属在内需恢复之余,未来的供给约束将决定各品种的相对强弱表现。

肖静表示,从宏观氛围看,下半年市场极易反复。究其原因,一是市场对美联储加息态度的反应或有变化。当下美联储呈现“鹰派”抗通胀,倘若损及美国实际经济增长环境,或对资本市场产生大的负面冲击,美联储的紧缩节奏将随时调整,市场情绪也将快速变化。二是在俄乌冲突常态化背景下,市场较难改变对长期通胀的态度,欧洲天然气保供难度大,今年秋冬面临的困难更大。三是国内外经济节奏问题,预计下半年较难看到美国经济陷入衰退,而中国经济有望在二季度触底后发力,下半年国内经济复苏将带来年内最强的需求环境。因此,她认为市场交易情绪将在下半年快速波动,尽管短线跌势虽大,但并未进入熊市。

“有色金属在年中大跌后,开始接近长线技术支撑,未来或呈现高位宽幅振荡走势。” 肖静表示,有色金属板块基本面较一致的特点是低库存,这也为市场提供足够的波动弹性,预计有色金属下半年或有明显的拉锯行情,形态上可能类似于2006年下半年“锯齿状振荡”走势,而板块中未来比较值得关注的品种是锌与锡。

在她看来,锌在消费上有极强的基建支撑,是有色金属板块中最受益于大基建的品种,同时锌表观供应上积累了很大问题,下半年国内锌表观供应很可能较预期更为紧张,因此在有色金属板块中沪锌预计跌幅相对较小,以滞跌、抗跌为主;而锡由于长期精矿资源紧张,容易为其提供远期溢价,目前锡价跌势接近尾声,很可能最先触底。从其他品种看,镍市明显偏弱,铜、铝则在找到下限支撑后以中性振荡为主。整体来看,强波动将是有色金属下半年的主要交易特点。

“有色金属的表现受经济发展预期影响较大,在经济衰退预期强化之下,仍可能会有向下波动的空间,但需要注意的是,国内外的短周期有一定错配。”杨莉娜表示,我国有色金属需求占全球份额50%以上,下半年经济修复预期相对较好,会在很大程度上会对有色金属消费形成支持,我国的有色金属上下游企业也存在利润改善的空间。从下半年有色金属板块内部强弱分化看,锌供需相对最紧张,铅波动性较弱,铝有较强需求韧性,铜最能反映宏观变化。

展望下半年,江露认为宏观上预期差可能会来自国内,如果下半年为实现既定目标加大政策托底,国内经济将继续得到修复,这对终端需求的提振会比较明显,特别是对国内定价的品种如铝的支撑会显现出来。因此,从品种强弱看,他预计“铝>锌>镍>铜>锡”。“沪铝下半年表现或相对其他有色品种更强一些,主要归因于两点:第一,电解铝成本支撑较强;第二,铝终端消费或存在预期差,下半年还需关注突发事件对铝价的扰动。”

顾冯达表示,中国正处于“工业化社会”阶段的中后期,经济增长以实体工业为主,而我国有色金属产业链比较完整且规模庞大,仍存在上游资源自给率不足及深加工及合金材料方面的短板,因此我国有色金属工业体系要完成新型工业化转型升级还有较大空间和潜力,预计我国有色金属消费强度在2025—2030年达到高峰,“若稳住内需基本盘有助于实体行业企稳,有色板块中相对看好铜铝的抗跌韧性,镍则聚焦降本增效带来结构性变化”。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