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将严肃处理!复旦大学刚回应!实习生骗毕业生写研报,券业"小黑工"现象为何屡禁不止?
云中月 06-25 09:30

日前在媒体圈引发关注的“券商实习生假冒分析师,骗一群毕业生写研报”一事有了下文。

6月24日,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发布声明称,接到举报以来,学院第一时间成立工作组深入调查,分别向学生本人、举报人、实习公司多次进行情况了解和核对。目前,相关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在相关情况调查核实完成后将根据校纪校规严肃处理。

这件事情背后更让人反思的是,为什么一位普通的学生可以堂而皇之地骗人写研报数月而不被察觉。这么多年证券行业见怪不怪的“小黑工现象”,是否有进一步规范的空间?

复旦经院回应:将严肃处理!

日前,证券时报·e公司曾报道,一位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研究生刘某在多家证券公司,冒用分析师名义私招实习生,并称实习六个月以上可以获得留用机会。有实习生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自己在被骗的10 个月里,累计完成上百万字的研究报告,甚至大年初一晚上都在加班。这些实习生一直以为自己在证券公司实习,结果辛苦写出来的报告,却被刘某以自己的名义交了上去。详情点击《券商实习生假冒分析师,骗一群毕业生写研报!有人春节还在加班,10个月写了百万字!多家券商紧急发声

被骗的实习生因此错过了校招,又错过了春招。还有实习生原本已经被某知名公司录用,但因为这段存疑的实习经历,最终被取消offer。据悉,这个“实习生骗局”的受害者,目前已知达到8人,其中多人也因为这段“假实习”而影响到就业进度。

根据证券时报此前报道梳理,复旦刘某于2019年7月至2021年12月之间,曾先后在东方证券、安信证券、国X证券、东北证券等券商实习。并且,刘某部分实习经历存在时间上的重合,在获悉刘某实习期间存在的不端行为后,相关证券公司也纷纷采取处理措施。

在获悉刘某系复旦大学在读研究生的身份后,曾有被骗同学于5月23日向复旦大学校长信箱发送举报信,举报刘某在实习期间,私自使用证券公司员工身份私招实习生无偿帮助其完成实习工作,致使多名同学上当受骗。据悉,在复旦大学于6月8日公示的2022年度研究生优秀毕业生拟获得者名单公示中,经济学院的刘某位列其中,随后该事件在网络平台发酵。

刘某本人也因为此事付出了代价。据悉,东北证券曾向刘某发出offer,不过在今年1月底获悉刘某存在不端行为后,就与刘某解除了就业协议。6月10日,德邦证券人力资源部发布声明,表示公司关注到外界热议的“实习生事件”,“得知此事件后,我司高度重视并积极配合校方调查核实。在校方反馈明确调查结论前,将暂缓该名同学的校招录用流程”。

6月24日,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网站发布《关于我院学生在校外实习期间被举报的情况说明》。

该学院表示:“自接到对我院学生刘某在校外公司实习期间冒用公司员工名义招募实习生的举报以来,学院高度重视,第一时间成立工作组深入调查,分别向学生本人、举报人、实习公司多次进行情况了解和核对。目前,相关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学院一贯重视立德树人工作,重视学生的品德表现,在相关情况调查核实完成后将根据校纪校规严肃处理。”

券业“小黑工”现象普遍

“这个事情很快就引起了身边同学们普遍的愤怒,因为应届生的身份只有一次,这么做真的太缺德了。”与刘某同届的复旦大学学生文同学(化名)向券商中国记者表示。

事实上,这位刘姓同学极端的个例,揭开了证券行业长期存在的“小黑工现象”的冰山一角。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被刘某欺骗的学生中,有学生被骗长达10个月之久,累计完成近百万字的研报,而且被骗的学生为数不少。这让人不禁要问,为什么骗人长期做实习这么恶性的事件发生在卖方分析师这个行业?

多位学生向券商中国记者表示,明显能感觉到,现在同学们“大二起至研究生,求职一届比一届卷”,经管类的学生从本科大三起至研究生期间会进行多份实习,而不少同学的第一份实习,都是从卖方行研(行业研究)或投行的“小黑工”做起的。

与此同时,自2020年以来,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也使许多实习工作都转向了线上,包括券商、基金、快消、咨询等行业远程实习纷纷占据主流,这也让“假实习”有了可乘之机。

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事实上,在券商研究所实习生招聘中,由实习生招“小黑工”给自己干活,或者由正式分析师招聘实习生却不签实习合同的现象屡见不鲜。

以文同学的经历为例,先后有两段券商行研实习经历,且两家都是在规模前十的大型券商。

“当我在第一家券商研究所J实习的时候,我们组最多时候有三个实习生,但是每个月只有一个正式实习生的名额,因此就只能轮流拿实习证明,虽然我们三个人当时都干了三个月,但最后的实习证明都只有一个月,当然我们还算有实习证明的。”文同学说道。

他还表示,“第二家券商Z证券研究所则相对好一点,会和你签实习生合同,但是一次只能签一个月的,我比较懒,没有去续签,事实上我干了6个月,但我只签了一次劳动合同。当然我是可以接着签合同的,但我其实觉得无所谓,因为在这个行业大家会认为,其实你不太需要一份实习证明来证明你做过这份实习。”

另一方面,诸多研究所都默认不给实习工资也可以招实习生,这也导致没有流水这一道关卡,让同学短期内无法发现自己被骗。

但对于更多的学生而言,在当前的就业环境下,“小黑工”本身的存在对于许多学生来说也是一份很好的机会。有多位从业者向记者表示,当年靠一份“无名无份”的小黑工攒下第一份实习,至今仍当年的带教老师心怀感激。

“从学生角度来看,我们不会特别care‘小黑工’的事情,因为对我们来说,我们需要实习经历,没有实习经历就找不到工作。所谓的‘小黑工’就是不走人事或者不给你钱,但你可以有实打实的学习机会,而且大多数情况下,即使你是小黑工,你的老板也会支持你的背景调查。”文同学说道。

归根到底,正是当前国内卖方分析师行业中部分机构“重服务、轻研究”的风气,一些研报充斥着二手信息拼凑的现状,让行业出现了把研报层层下发给实习生来写的“怪象”。

并且,“小黑工”现象本来也不应该成为“常态”。作为券商,既然有用人的需求,那么是否能够尽可能在为学生提供更多实习机会的同时,流程上更加规范?

多家券商此前曾发布声明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在类似假冒分析师事件发生时,包括中金、广发、国信、开源在内的多家公司都曾发布声明,提醒求职者提高警惕,防止上当受骗。

5月25日,国信证券发布公告称:相关人员谎称其为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分析师,通过微信等渠道发布招聘信息,在经过电话面试后告知对方学生被录为正式实习生,实习六个月以上可以获得留用机会,并通过微信向对方学生发送了实习协议等文件,以假乱真。国信证券借此提醒广大学生提高警惕,明辨真伪,切实保护自身利益。

5月23日,开源证券研究所表示,近日,开源证券研究所发现在网络平台上存在若干机构及个人,冒用开源证券研究所以及研究员名义,发布虚假实习机会,给相关求职者造成了误导和损失,同时严重损害了开源证券研究所的声誉和形象。

中金公司也曾发布声明,目前市场上存在若干第三方机构或个人,冒用中金公司名义,以提供中金公司面试、实习、内推等机会为由,向求职者发布虚假信息并索取相关费用,或冒用中金公司员工名义,发布虚假实习机会。

中金公司表示:”中金公司人力资源部会与应聘者直接沟通,不会索取任何费用。所有拟录用人员,人力资源部均会直接与其沟通办理入职手续,入职手续全部完成后方可正式开展工作。“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