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公募专户“兼修” “跨界派”基金经理兼容并蓄
05-17 08:29

到今年5月,公募基金经理“跨界”兼任专户投资经理的规定落地已满两年。一些基金经理成为公募管理和专户投资的“跨界派”选手。中国证券报记者统计发现,“跨界派”基金经理的投资生涯出现分化,但“跨界”兼修,也能互为借鉴、兼容并蓄,成就了一批知名的基金经理。

“鱼和熊掌兼得”

2020年4月,为规范公募基金管理人基金经理兼任私募资产管理计划(一般指“专户”业务)投资经理相关工作,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发布《基金经理兼任私募资产管理计划投资经理工作指引(试行)》,自2020年5月1日起实施。根据《指引》,基金管理人应当确保兼任基金经理具备充分履职能力,合理调配同一基金经理管理的公募基金和私募资产管理计划数量,原则上不超过10只(完全按照有关指数的构成比例进行投资的产品除外)。

如今,这一为基金经理公募与专户“兼修”的新规已经落地实施满两年。在实践中,基金经理们是不是能够“鱼和熊掌兼得”?

中国证券报记者通过基金公告梳理了部分市场关注度较高的基金经理,同时管理公募基金和专户投资的情况。结果显示,“跨界兼修”的基金经理为数不少。

例如,公募管理规模超百亿元的基金经理中,截至一季度末,中欧基金公募管理规模超过250亿元的王培,在一季度末管理着3只专户产品,总规模约35.45亿元;中欧基金名将袁维德在一季度管理着4只公募基金,总规模约247.78亿元,同时管理着1只专户产品,规模为14.32亿元。此外,泓德基金邬传雁在一季度末管理着6只公募基金,总规模约为212.70亿元,同时管理着1只专户产品,规模约8534.39万元。

市场口碑成关键

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在公募基金管理中享受市场高光的基金经理,并不一定在专户投资上具有必然优势。

“公募管理和专户投资,还是有不小的区别的。投资者观察基金经理的角度不同,期望也不一样。在公募基金上吸引流量的做法,在专户管理上,不一定能够成功,所以很多顶流基金经理选择不去‘跨界’做专户。”华宝证券基金分析人士表示。

对此,也有不同的观点出现。有基金人士表示,具备公募管理背景的基金经理,因为有公开透明的数据,如果能够有坚实的业绩作为支撑,专户产品的“上量”会非常快。“本质上,投资者看重的是基金经理的投研能力。”该基金人士表示。

从专户投资转战公募投资,还有不少较为成功的案例,有基金经理就凭借着专户投资的市场口碑,成功“跨界”公募管理。

例如,华泰柏瑞基金沈雪峰,在一季度末管理着4只公募基金产品,总规模约为49.26亿元,任职起始时间为2020年6月30日,同时,她还管理着5只专户产品,总规模约为30.50亿元,任职起始时间为2016年8月15日。沈雪峰从2006年起就有管理公募基金的经历,在2015年6月一度卸任公募基金经理,专注于专户投资,到了2020年6月才再度“出山”。

同样由专户投资转战而来的,还有广发基金杨冬等人。截至一季度末,杨冬管理着2只公募基金,合计规模为247.64亿元,任职起始时间为2021年7月2日。他同时管理着4只专户产品,合计规模为4.69亿元,任职起始时间为2013年3月11日。

互为借鉴

无论是由公(募)转专(户)还是从专(户)到公(募),不少“跨界派”基金经理感受更深的则是两者之间的相互影响、互为借鉴。

据杨冬介绍,现在的专户投资策略更加丰富,针对不同风险收益特征的高净值客户,对应不同风险等级、不同投资策略的产品线。而早期的专户投资主要是以追求绝对收益为主,组合对应多头策略,控制组合回撤风险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管理仓位,二是选择估值相对合理或者低估的品种。

“对应到公募基金管理上,在整体仓位灵活度有限的情况下,控制组合整体估值是较为可行的方式。控制组合估值后,重点关注的是‘早期赢家’‘后期反转’两类标的,前者是指估值较低、业绩超预期、盈利质量较好的早期成长股,后者是指行业长期低迷、关注度低、估值极低但基本面开始好转的周期股或者困境反转的股票。”杨冬表示。

杨冬介绍的是专户派基金经理的感受,而在公募派基金经理一侧,同样有可以借鉴的投资经验。上海的一位基金经理在公募基金管理的基础上,从2021年开始同时管理专户产品。他说:“专户基金经理对绝对收益的重视,对回撤控制的关注,对投资纪律性的坚守,在今年以来的市场调整中,显示出了优势。他们更加灵活,更加果敢。有不少人的投资做得更为纯粹,就是要为投资者获取收益。这点让我印象深刻。”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