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23款高价球鞋下架、卖家封禁!炒鞋遭央媒痛批!得物APP最新回应
佐佑 04-06 21:55

清明小长假期间,#国产鞋遭鞋贩子炒作身价暴涨#突然冲上热搜。一石激起千层浪,央媒纷纷跟进,发文痛批炒鞋。

今日,国内知名潮鞋购买平台得物也对近期疯狂的炒鞋热潮作出回应。

得物回应:高价球鞋下架、卖家封禁!

4月6日上午,得物APP在官微发布“关于大家关注的近期个别鞋款价格波动的情况说明”。

图片

1、在得物APP平台上交易的商品大部分是常规款商品。与日常消费品类似,得物上大部分商品在新品发售后,因折扣等原因,价格低于发售价。除了常规商品,球鞋品牌方每年还会根据不同的时间节点,推出少数全球限量商品。此类商品在得物APP所有商品中占比极低,且价格受到买卖双方意向的影响,平台不参与定价。

2、经核查,此次网传图中涉及的三款球鞋,即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李宁韦德之道 7wow 7 The Moment 超越限量款粉色款和安踏哆啦A梦联名休闲板鞋白黑款,这三款球鞋的价格均为平台卖家个人所设定,且在卖家设定的价格下并无买家成交或极少有买家成交。目前,针对这三款中卖家所标价格波动过大的球鞋,已进行下架处理。

3、除上述三款球鞋,得物同时对全平台商品进行核查,另发现20款球鞋存在卖家所标价格波动较大的问题,对这些球鞋都做了下架处理,并对3名涉嫌恶意影响商品标价波动的卖家采取封禁措施。

4、得物APP一向倡导理性消费。平台将会增加对卖家异常标价的监测,对卖家标价波动过大的商品,会第一时间做相关处理。一旦发现恶意操纵价格的卖家,将进行包括下架商品、封号等在内的严肃处理。

图片

图片

图片

在得物发表声明后,APP上的李宁球鞋已无售价5000元以上的鞋款,售价最高的一双为4309元,此前报道中提及的几款“高价鞋”均已下架。

图片

李宁球鞋暴涨31倍?

清明小长假期间,有媒体报道称,在得物APP上搜索发现,以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为例,页面显示仅有42码,付款后7天内到货,售价竟高达48889元。而该鞋参考发售价仅1499元,涨幅达31倍!但页面上却并无最近购买记录,似乎是“有价无市”。

图片


图片


目前该款鞋已经下架。

李宁韦德之道7 wow7 The Moment超越限量款,41.5码最高售价为29999元,相比发售价1699元涨了近17倍,购买数据达270条。

图片

图片

同样,该款球鞋在得物上已无高价款。

安踏哆啦A梦联名休闲板鞋白黑款,参考价为499元,但目前炒价达4599元,涨了8倍多,最近购买记录有近9000条。

图片

图片

从事球鞋行业多年的李超(化名)表示,这段时间在其朋友圈,做国货的同行不断刷屏“求货源,加价拿”。甚至有同行一口气扫了10多万元的货,赚回了一辆车钱。

这些消息也引发了网友的大量吐槽,纷纷表示不值这个价。也有网友看到消息直接哭穷,“没想到以后连国产鞋都穿不起了。”“再涨连国产都买不起了,救救打工人吧”……

图片

图片

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痛批

针对这一现象,人民日报发评论表示,近日,由于一些跨国企业无理粗暴抵制新疆棉花,遭到广大爱国网友谴责,一些洋品牌球鞋因此受到市场冷遇。广大网友纷纷用脚投票,支持国货,下单李宁、安踏等知名国产品牌。这本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一些炒鞋客“捕捉”到了商机,仿佛闻到了“血腥”,趁机转战国产球鞋市场,兴风作浪。

炒鞋客在商言商没有错,但是不能为了大发横财,就扔掉了伦理,突破了底线。这种无底线炒鞋,不仅导致国产球鞋价格飙升,特别是一些爆款鞋出现了一鞋难求的现象,消费者要么买不起,要么买不到;还伤害了广大消费者的爱国情怀。从某种程度上讲,可以说是在消费广大消费者的爱国心。

如此炒鞋,只有炒鞋客是赢家,输家却有很多。一个是欲哭无泪的消费者,特别是那些怀有爱国热忱的普通网友,本来一腔热情支持国货却被炒鞋客薅羊毛,乃至当“韭菜”割。另一个是经销商,正如报道所称,“鞋贩子奔向国产品牌,买断尺码、配色,市场价慢慢就是他们说了算了,和经销商没关系,和品牌商更没关系。”再一个是国产鞋行业,通过非正常手段把国产球鞋的价格升到畸形地步,脱离了国产球鞋的真实价位,最终伤害整个行业。

鞋是用来穿的,不是用来炒的。遏制这种疯狂的做法和歪风邪气,监管部门应该坚决出手,通过法治手段为这轮炒鞋热降温。生产厂家需要多想出一些管用的好办法,比如随机应变增加供应量等。此外,经销商、品牌商也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发力,压缩炒鞋客“作妖”的空间。

新华社发表时评称,知名国产品牌的限量款球鞋在二手市场上存在一定溢价并不新鲜。然而,这一波价格上涨明显超出溢价范畴,远离价值规律。一件商品短短几天涨价数十倍,显然不是市场运行的正常现象。

近年来,国产品牌在科技研发和外观设计等方面都有了长足进步,的确有了迈向中高端市场的底气。加之当前一些洋品牌球鞋因其恶意“封杀”“新疆棉”行为受到中国市场冷落,消费者纷纷用脚投票支持国货,国产品牌遇到良好发展契机。然而,如果因为“炒鞋”导致球鞋爱好者买不到想要的球鞋,进而让国产品牌失去消费者的信任,无异于竭泽而渔,自断国产品牌升级之路。

图片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少数互联网平台打着“真假鉴定”等旗号,在“炒鞋”问题上借机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平台为“炒鞋”“囤鞋”的年轻消费者提供信贷支持,扮演不光彩的角色。

诚信经营童叟无欺始终是企业应当遵循的发展正道,借机偷奸耍滑坑蒙拐骗终究只会害人害己。对当前一些网络平台借机哄抬价格的行为,品牌方应当尽快动起来,维护品牌形象。监管部门也应积极作为加强监管和引导,维护市场秩序,为“国货”发展创造良好环境。

央视新闻表示,炒鞋行为对于国产鞋行业也会有很大的伤害。炒鞋客通过非正常手段把国产球鞋的价格升到畸形地步,脱离了国产球鞋的真实价位,最终伤害整个行业。说到底,鞋是用来穿的,而不应是用来炒的,“炒鞋”这种疯狂的做法和歪风邪气必须被遏制。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普通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才能保证行业得到健康发展、不被伤害。

图片

天价鞋的秘密 真相究竟如何?

有熟悉内情的网友表示,上述涨价的鞋,都是联名限量款,本来发售就不多,发售时间也早,早就断货了,比如前述韦德之道4是四五年前出的鞋子了,一些配色是限售发售的,“几年时间消耗得都没剩几双,卖多少都随卖家的心意,有没有人买是另一回事。何况李宁有这么多鞋子,你难道非要买四万八的?”

鞋价如何能炒起来?一般来说,厂家采用的限量款发行营销手段是这个体系的核心中枢,如果厂家加大限量款鞋品的供应,那么市场上所谓稀缺性导致价格暴涨的基础将不复存在。但限量发售产品只是鞋价溢价的一个重要因素,黄牛、庄家以及大型的交易平台则逐渐将“鞋”的热度推向高潮。

炒鞋的开端一般来说从限量版球鞋发售就开始了,有的鞋品甚至尚未发售已经在市场上有了超高的标价。如今每逢各大厂家发售限量款鞋品的时候,无论实体店还是线上都会有无数的人在等待,这其中不乏众多黄牛,也就是鞋圈里所说的“鞋贩子”。

这两年可以频繁看到“鞋贩子”和店员勾结囤积货源的新闻,囤积货源意味着对某一款鞋的垄断,是庄家、黄牛乃至交易平台对鞋价格控制的根本所在。

更多网友对炒鞋都持理性态度,认为无论官网、实体店,国货品牌选择很多,供应都很充足,也不存在涨价,部分还有打折,“不喜欢李宁,那就安踏、匹克、回力、特步嘛!牌子多了去了,已经下架的鞋,就不买了呗,换双鞋买。”

图片

平台该如何监管?

在诸多炒鞋新闻中,一个APP进入大家视线:得物。

有网友直言不讳地表示:都说了是得物上的价格,那很正常啊,那本来就是一个炒鞋的地方。

公开资料显示,得物于2015年孵化于虎扑论坛,2017年8月,虎扑旗下的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推出“毒”APP。2020年1月1日,“毒”App更名为得物。

2018年,在王思聪等大佬推荐下,得物被大众所知。之后站上潮鞋风口迅速圈粉,一度成为Sneaker和运动潮人圣地。

资本端也顺风顺水。2018年获得虎扑资本天使轮融资,2019年2月,获普思资本、高榕资本、红杉资本中国投资;2019年4月,DST Global参与A轮融资。凭借十亿美元估值,奠定独角兽地位。

图片

图片

数据显示,得物APP上“90后”消费主力在全平台用户中占比超过80%,中国每3个年轻人,就有1个使用得物APP。得物营利模式以收取卖家服务费和鉴定费为主,收取卖家服务费是大头。换言之,卖家鞋价高低,决定得物抽取服务费的高低。

据媒体计算,一双2000元鞋子,服务费为150元,如卖到1万元,服务费就超400元。可想而知,在这股炒作大潮中,得物获利有多丰厚。

然而这种投机化的热炒风,注定是场危险游戏。一些投资者不惜高额借贷、个别第三方平台也提供分期加杠杆服务,隐患重重传递,一旦市场变化,连锁风险不容小觑。

2019年10月,炒鞋市场疯狂数月后,央行发出警示函指出,国内球鞋转卖出现炒鞋热,炒鞋平台实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点名批评了10余个炒鞋平台,得物APP首当其冲。

2020年6月,中消协发布“618”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指出,网购遭遇假冒伪劣是网友反映强烈的热点问题。尤其值得警惕的是,监测期内,共收集得物App有关负面信息8735条,主要涉及假冒伪劣、鉴定费、优惠券等问题。

风口浪尖中,得物APP迅速发布了“鞋穿不炒”的倡议书,同时进行升级行动,加强潮流电商、潮流社区功能定位,并对品类加以拓展。

此外,Nice、识货等也是这方面的玩家。平台对此类炒鞋行为该持何种态度,也成为网友关注的焦点。

炒鞋有哪些风险?

“70后炒股,80后炒房,90后炒币,00后炒鞋”,近几年,随着年轻消费者对于潮流文化的追捧以及互联网科技的发展,球鞋转卖、炒鞋市场蓬勃发展。

炒鞋虽然看似利润颇丰,但投资风险、经营危机、货源渠道陷阱、庞氏骗局等各类套路层出不穷,使新老鞋贩防不胜防。

近日,江苏镇江警方先后接到多人报警称,在殷某处购买“期鞋”遭遇诈骗,其中仅一人就损失100多万元。

经查,殷某虚构10亿的存款证明,通过炫富博取“炒鞋客”的信任,以明显低于市场价的价格为诱饵,向部分受害者出售“期鞋”,实则并没有真实货源。

案发时,涉案金额近600万元,基本已被他挥霍一空。近日,殷某被判处诈骗罪,有期徒刑12年,并责令退还受害人共计584万元。

“鞋商刘饼干跑路”事件也令炒鞋圈记忆犹新。

2019年11月,刘饼干被曝因为炒鞋欠款1000多万,消息一出,立刻登上热搜。有人骂他是骗子,也有人因他揭开鞋圈内幕为他叫好。

刘饼干从小到大一直喜欢球鞋,2017年,他还在上大学,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进入鞋圈做起了炒鞋生意。第一年入道,就挣了十万元,这样的经历让刘饼干有了自信。2018年,他选择休学,并成立了自己的炒鞋工作室。

此时,炒鞋热潮风起云涌,刘饼干炒鞋工作室的生意也是水涨船高。在一笔笔交易带来的炒鞋暴利神话中,刘饼干希望能够把生意做得再大一些,单笔交易动辄二三十万。

炒鞋交易,通常都是买家先打款给卖家,卖家再发鞋给买家。但刘饼干却发现,自己在收到款项的同时,因为鞋子疯狂涨价,想按事先约定好的价格将鞋发给客户完全不可能。

为维护其知名度和虚荣心,“刘饼干”通过高价购买球鞋并以市场价赔付的方式给买家,中间产生了差价。当资金链断裂时,“刘饼干”通过活动包装推广自己,以此吸引更多顾客从而获得新的资金。由于亏空越来越大,刘饼干开始不断借钱拿货,希望自己能够在市场中成为赢家。

但是,球鞋价格的疯狂让刘饼干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难以为继。短短几个月时间里,他欠的钱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在不断的恶性循环中,最终亏空的数字达到了一个他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数字:1076万。最终,刘饼干因涉嫌诈骗接受法律制裁。

另外,据国际金融报报道,部分“大佬”在鞋圈叱诧风云,表面为新手小白指点迷津,实则是暗地里“割韭菜”。有业内人士举例说,“一双鞋原价是1399元,正常溢价涨到1500至1600元,但大佬大肆宣传该鞋款会涨,导致部分人开始买进,鞋价涨至2000至3000元。紧接着一些跟风小白听信大佬判断,预测未来还有增值趋势,便再次加价购买,此时大佬乘机出掉手中的鞋子,热度过去后鞋价跌落,小白买进的鞋子被套住。”

此外,还有一些不可把控的潜在危机。许多名鞋凭借联名款的标签身价高涨,可一旦联名品牌出现负面信息或发生重大政治错误,将对囤货的鞋贩造成重大打击。

炒鞋圈内风险不断,乱象丛生。一些不守行规的低素养鞋贩,在与散户交易中,随意涨价变卦,称为“鸽哥”。通常他们会在各类球鞋资源群里被挂出示众,此类失去行业信誉的“鸽哥”,在未来散户或者买手店的交易中几乎不再有容身之地,只能被迫转向平台售卖。

另外,市面上存在一些鞋贩团队违法利用机器人技术,操控成千上万个抽签号以增大抽中限量版球鞋的几率,蓄意形成某款名鞋的垄断市场,掌握定价自主权,搅乱了球鞋正常交易的秩序。

鞋原本是用来穿的,有人却借此用来金融化炒作,财富诱饵面前,很多人沉浸其中、乐此不疲,任意扭曲市场,此风不可长。

(部分素材综合自国际金融报、中国证券报、蓝鲸财经、21世纪经济报道)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留言 微信 朋友圈 微博
证券时报APP
发现投资价值
打开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