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板块很受伤 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鼓励真创新
2021-07-07   作者:陈永辉 陈丽湘

证券时报记者 陈永辉 陈丽湘

7月6日,A股医药股全线下挫,申万医药生物行业指数重挫逾3%,盘中一度跌近5%,居行业指数首位。其中,创新药相关板块成为杀跌主力军。直接的导火索可能是一份《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指导原则》,但另一个重要原因或是部分公司股价连番上涨后估值高企所致。

药监局酝酿

抗肿瘤药物临床政策

7月2日,国家药监局药审中心(CDE)发布一则“关于公开征求《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指导原则》意见的通知”(下称《指导原则》)。该《指导原则》中对药物进行临床对照试验的两项要求,被认为是导致市场大跌的导火索。

《指导原则》指出,在药物进行临床对照试验时,一是应尽量为受试者提供临床实践中最佳治疗方式/药物,而不应为提高临床试验成功率和试验效率,选择安全有效性不确定,或已被更优的药物所替代的治疗手段。二是新药研发应以为患者提供更优的治疗选择为最高目标,当选择非最优的治疗作为对照时,即使临床试验达到预设研究目标,也无法说明试验药物可满足临床中患者的实际需要,或无法证明该药物对患者的价值。

上述提到的两点要求,被部分市场人士解读为利空。

受此影响,7月6日,A股创新药板块杀跌明显,万得CRO指数一路走低,盘中最低跌逾9%,截至收盘收跌7%。CRO,即医药研发合同外包服务机构。

截至收盘,CRO板块中的泰格医药、美迪西等个股跌超10%,科学服务板块的泰坦科技、药石科技等跌逾8%,创新药板块中复星医药、微芯生物、艾迪药业等跌逾5%。

港股医药板块也同样出现大跌,恒生医疗保健业指数大跌5%,复星医药、药明生物、金斯瑞生物科技等个股跌幅超过8%。

股价大幅下跌,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部分公司股价连番上涨后估值高企。以CRO公司为例,目前市盈率基本都在100倍以上。一位医药行业资深研究员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他对CRO公司的高估值表示无奈,并称“尽管估值这么高,但市场喜欢,我们也不得不写报告应付一下,既不敢推荐,也不好说估值太高了。”

证券时报记者统计发现,万得CRO指数的8只成分股除成都先导外,其余7只股票在昨天杀跌之前均明显上涨。美迪西在今年以来截至7月5日,累计涨逾175%;股价自2020年以来至《指导意见》出炉前的6月30日,累计涨幅更是高达814%;6日跌超10%后,市盈率仍高达186倍。

除此之外,康龙化成、衍昭新药在6日下挫之前,今年以来累计涨幅均超过50%。

市场或过度解读

有部分市场意见认为,“以后国内创新药申报新药临床使用,要和现有方案中的最优药物做对比,否则不能上市。比如说,某药企想做PD-1在某个适应症上的临床试验,如果恒瑞或者百济神州的PD-1已经在这个适应症获批,那请你在临床试验头对头打败目前已经获批的最好品种,否则上市免谈。”

另有部分市场声音认为,《指导原则》对进行me-too(具有自己知识产权的药物)、me-better(仿制创新药)类药物研发的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作为它们下游研发外包服务商的CRO行业将可能面对订单数量减少等情况,或将因此“迎来结构分化”。

但也有分析人士表示,二级市场的“空头”力量对政策“过度解读”了。

有分析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指导原则》没有明确要做头对头临床试验。比如原研靶向药批了,但临床上没大范围应用,也可以和化疗对照;当有最优的治疗时,也没说要头对头打败,比如可能做个非劣效临床试验就可以,国内市场环境还是需要me-too和me-better两类药物存在的。

一位医药基金经理也对记者表示,按照《指导原则》的意见指导落实的话,短期内可能会有一些过度重复研究的项目被叫停,但这也算正常,大方向是要求企业在临床研究上实现真创新,毕竟国内现在创新药的创新实力还不够,出现热门靶点扎推研究也算正常,政策就是想在这方面引导一下,长期来看仍然利好具备研究潜力的龙头企业。

鼓励真创新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低水平重复问题困扰着整个医药行业。以PD-1/PD-L1(程序性死亡受体/配体1)为例,截至2020年三季度,共有314项进行中的PD-1/PD-L1临床试验。CAR-T疗法(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研究同质化同样严重,截至2020年6月30日,全球CAR-T治疗临床试验登记项目数量超600项,其中中国以357项临床试验位居全球首位,其中175项都是靶向CD19。

市场普遍认为,《指导原则》的出台,根本目的是为了遏制这种低效同质化的“创新”,本质是鼓励真正意义上的创新。

东吴证券分析师在研报中分析称,《指导原则》将倒逼药企加速创新:一方面,这使得创新能力更强、致力于me-better药和First-in-class药(首创创新药)研发的公司受益,同时也无形中加大了药企新药研发的难度;另一方面,头部CRO公司凭借技术平台与申报经验优势,有望在此条件下,增加订单数量。

一位老牌券商研究员告诉记者,目前《指导原则》仍在意见征求阶段,对新药研发的影响还不明确。不过可以明确的是,我国的新药审批政策正逐渐向发达国家靠拢,创新药企研发策略应更关注差异化。

上述研究员表示,未来研发进展快的产品会更有机会,同靶点后续产品,如果没有优势的话,空间可能会被进一步压缩。事实上,现在很多药企做临床,都是和最佳疗法做对照的,而且国内药企在前沿靶点进展并不慢,头部企业甚至有机会做到和原研同步在国内上市。往更远期看,肯定还是具备全球创新能力的药企能拥抱更大的市场,国内很多药企已经开始有这个苗头了,可能很快也会看到BIC(同类最佳)和FIC(全球首创)的产品出来。

注重“患者的声音”

华西医药崔文亮团队认为,此次《指导原则》是延续了2015年以来,CDE一贯的政策改革趋势。

中金公司研究报告也指出,本次国内指导原则的推出,是2017年美国FDA以及2020年ICH(国际人用药品注册技术协调会)相关药物临床开发指导原则的呼应。本次原则明确提出临床研究应以患者需求为导向,对机制研究、精准化治疗、治疗需求的动态变化、药物安全性、治疗体验和便利性5个角度提出更高要求。对创新药产业链要求的进一步提升,头部公司长期受益,有助于资源进一步向优质创新药企及头部CXO企业(医药研发/生产外包服务企业)集中。

有业内专家也对记者表示,药物研发历来都是以临床价值为导向,此次《指导原则》不一定是要打击me-too类药物,而是更加强调要深入挖掘了解患者需求,从而更加精准地引导药物研发方向。

专家解释,以往在临床试验中容易忽视“患者的声音”,所谓“患者的声音”不单只临床需求,还包括患者对疾病、对治疗的期望,疾病的症状、体征,对日常生活的影响等,未来的临床试验将更加强调收集和使用患者反馈。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